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追求权势,不追求金钱,喜欢平静,快乐人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释永信 少林与登封的恩怨江湖  

2010-01-10 15:11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释永信 少林与登封的恩怨江湖

2010-01-10 10:24:35 来源: 南方人物周刊(广州) 跟贴 163 条 手机看新闻

知情人说,少林寺与登封当地政府存在的矛盾,由来已久。按照少林僧人的描述,大多数时候,寺院选择了忍耐。这一次,他们之所以放弃隐忍,是觉得已到了“爆发的临界点”。

借佛敛财愈演愈烈

钱,永远是挣不够的。就在少林寺山门外如火如荼地广建武馆、大发“少林功夫财”的时候,当地政府又在少林寺景区这个本体身上动起了脑筋。

“深山藏古刹,碧溪锁少林”。作为“天下第一名刹”,历史上的少林寺本掩映于中岳嵩山之云雾树影间,静谧幽深。当局为了便于游客抵离,在少林寺山门前两公里修建了一座硕大的仿古牌坊,牌坊以内即算作少林景区,“少林寺”一下子被扩大了数十倍,少林寺、塔林、初祖庵、戒坛四大最具价值的历史遗存,仅成为正着力打造的该主题公园的一小部分。

土石道路被修成宽阔的等级公路,电瓶车来回运送旅客;弯曲的溪流,被人为改造成规整的水道。有学者撰文痛批:“整个景区,商业化、人造化、城市化现象突出,全无古寺悠悠的千年韵味。”

2004年前,这里商铺林立,达数百家之多,叫卖的吆喝声此起彼伏。强买强卖、以次充好、漫天要价乃至辱骂、殴打游客现象时有发生,游人怨声载道,落下个“不来遗憾,来了后悔”的印象。短短13年间,少林景区人口迅速膨胀,原有村庄、居民点不断扩大,建筑面积由1990年的不足3万平方米发展到近50万平方米,直逼少林山门。

2003年,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吴仪视察少林景区,对“不伦不类”、“惨不忍睹”的现实予以痛斥。随后,一场轰轰烈烈的拆迁运动才姗姗而来。

拆迁之后,面对空空如也的大片景区闲置土地和零星散布其间的少量铺位,有关方面又迅速转变思路,改“薄利多销”为“亩产最大化”,想出了“竞拍”的招数。

在2004年4月的首轮竞拍中,2350平方米商业用房,6万平方米、1500个泊位的社会停车场经营权,被34位买主竞得,总成交额3297万元。这些商业用房被迅速用来开办精品屋、普通旅游商品店铺及餐饮网点。

而到了2009年,一个可供远眺达摩洞的望远镜机位也纳入了竞标范围,一年经营权需要支付的费用高达6.8万。少林寺常住院外正对山门的一家饮食铺子,不足6平方米大小,主营泡面、米线和瓶装饮料,因其绝佳的地理位置,一年经营权被拍出了72万的天价。

实地造访这个“黄金”饮食铺,一碗登封城区两块钱的面条,售价整整翻了5到7倍,其他商品的价格,也远远高于市场水平。不过到了中午时分,还是有大批游客到此就餐。放眼望去,此处确系独家经营。店主谈及天价竞拍款也很无奈:“一年生意若超不过72万,结局将是倾家荡产,连口饭都吃不上了。”

与该店主同病相怜的人不在少数。魏柱(化名)今年花几十万元拍得少林寺门前的一处“快照”摊点,不论疾风劲雨,他都得拿着“样板照”四处游说,道尽好话,“自己都觉得特没面子”,但面对已支付的高昂费用,他非得使出浑身解数,甚至还要不择手段。

曾几何时,少林“假和尚”横行全国。当地有一帮农民眼见世人对少林寺的热度,眼馋不已,削发“为僧”,自诩为少林真传弟子,兵分两路:一路留守少林,撞骗游客;一路“云游”四海,哄遍中国。

留守少林的假和尚,多来自少林村和中岳庙村,他们外表装扮得与“正规”和尚无异,常年活跃在少林景区内二祖庵、慈云堂、十方禅院等地,与导游勾连,采用“抽9签”的方式,给游客算命,骗取“功德钱”。

过去假扮过和尚行骗的郑某告诉本刊记者:“他们(指假和尚)和寺内导游、管理部门的关系密切。”

据郑某介绍,“假和尚”们绝大多数只有初中文化甚至小学文化,但常年盘踞于此,早已熟稔察言观色之术,一般信众骗取300到900元不等的“功德”,对穿金戴银的“老板”、“太太”,报价则从3000起步,上不封顶。一旦游客掏钱超过3000元,还会有人暗中跟随,直到亲眼看着游客离开景区大门。

这么做,是为严防游客“幡然醒悟”,前往投诉中心举报。一条“探子—导游—假和尚算命师—监视者—保护伞”的脉络清晰可辨。“假和尚算命”旺季最高一天能接待几十甚至上百位游客,生意好的时候,人均每天可以挣到四五万元。

德印透露,不断有上当游客致电少林寺,寻求赔偿,“少林寺百口难辩”。警方也曾多次介入,但要不了多久,便“死灰复燃”。“将心比心,成千上万的被骗游客,怎么可能不骂少林寺?可我少林只能管自己的僧人,管不了外面啊!少林寺自古就没人会算什么命。”

如果说,景区商铺、摆摊算命等权当是小打小敲,那么,景区内的一些大手笔建筑,挣来的金钱无异于天文数字。这些恢宏的复古建筑,在声势浩大的拆迁中能够得以保留,背景不容轻视。

由旅游管理部门投资的“嵩山少林寺武术馆”,和商务管理部门圈地兴建后又转手卖给私人的“十方禅院”,至今仍大门敞开,成为景区内人头攒动的热门去处。

由于少林景区现实行一票制,多景点捆绑在一起,这些本与“少林寺”无关的场所,坐落在少林景区核心位置,旗号鲜明,理所当然带给游人“同宗同源”的印象。事实上,100元一张的门票,少林寺提成30%,剩余的70元就这样被“强制”消费。

近年来,所谓的“少林寺武术馆”在扩大演出市场的同时,配套建设了高星级主题酒店“禅居”,内设包括总统套房在内的高档客房60余间。

即便如此,这些新兴的“盈利”机构依然在少林寺和释永信的眼皮底下,继续扩张。嵩山少林寺武术馆现在还创办了少林功夫国际表演部、少林功夫国际教学部、少林武术旅行社、宝剑厂等衍生产业。在新一轮重组过程中,这些“聚宝盆”将被悉数纳入港中旅麾下。

“这难道不是在借佛敛财吗?”德印自问自答,“少林寺就是唐僧肉,谁都想来咬一口。如果就是咬一咬、疼一疼,忍过去就算了。现在是来要我们的命了!”

少林寺的商业路径

国内不乏名山宝刹。少林寺如今成为招蜂引蝶的“唐僧肉”,绝非纯属被动。

30年前,文革浩劫刚平复,曾经的嵩山千年古寺,只剩下几进萧条的禅院,十几个老弱病残的僧人靠着20余亩薄田度日。很多时候,沙弥还要靠附近村民接济。当年的老方丈行正赴外地公干时,连坐公交车、住小旅馆的钱都没有,因为实在“仓中无粮”。

作为行正的亲传弟子,释永信22岁便接掌法印,他当时想得最多的,便是尽早让少林“脱贫致富”。这个出身于安徽阜阳颍上县普通家庭,文化程度不高,却精通插秧、拾柴、放羊之术的少林“史上最年轻住持”,由于在“寺庙经营”上过于超前,一度被人指为离经叛道。而他如此为己开脱:“大道汤汤,顺之者昌,逆之者亡。我要对少林寺下一个1500年负责,只能与时俱进。”

复旦大学青年学者白洋来自河南,专注研究少林现象已有不少时日。他总结了少林20年“大获精进”的3个不容忽视的关键词:一部电影、一场官司、一个称谓。

在很多人眼里,1982年风靡全国的那部香港电影《少林寺》,不光捧红了李连杰,也让少林寺这块历史招牌重回人间。票价仅一毛钱的电影,最终创下上亿元的票房纪录。

数字显示,1974年到1978年5年间,少林寺共接待游客20万人;电影上映的1982年,游客便涨至70余万;在“武侠风”横扫全国的1984年,游客更是达到了260万。这让释永信看到,曾光耀古寺千年的“功夫”,在沉寂多年后,将会成为少林复兴的不二法门。

商家总擅长于抢占先机。《少林寺》热播后,以“少林”名义兴办的产业如雨后春笋,涉及酒店、家具、食品、医药、汽车、烟酒行业,甚至还有“少林寺火腿肠”、“少林寺羊肉汤馆”等面世。与此同时,国门外也办起形形色色的“洋少林”。

仅以日本为例,短短几年时间,当地人便以“少林寺”、“少林寺拳法”、“世界少林寺拳法联盟”等方式抢注商标272项。2001年中国商标专利事务所的数据显示:除香港特区外,其他国家和地区都有“少林”商标的抢注和使用情况。

1994年,释永信与漯河罐头食品总厂打起官司,就“少林寺火腿肠”一事展开索赔,很快胜诉。这场官司被白洋解读为少林寺正式“入世”的标杆。

德印解释说,自古禅宗就是“不避世”的派系。在西方人的话语中,商业化路径的精髓,便是ZEN(禅)。而释永信自己喜欢讲,“少林寺的出世、入世,就像一条船,一半在水里,一半在水上。”

在多个公开场合,释永信都表示:少林商标屡遭抢注和使用,是他后来运作公司的直接驱动力。“不成立公司,就无法注册商标。”

1997年8月,少林寺成立河南少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。这是千百年来中国佛教界的第一家公司,注册经营范围包括不动产、实业、建筑运输、教育与印刷等。5年后,“少林”被认定为河南省著名商标,不多久即升为“中国驰名商标”。随后,少林文化传播公司、食品公司、商标公司相继开张,几十个少林武术文化中心和武术馆校在国外建起。

一个拥有相当规模的企业集团雏形初具。释永信本人也收获了一个充满戏谑与调笑的称谓:少林CEO。

释永信坦然接受了这个称谓。身处局外,你很难真正洞察他的“坦然”来自何方:是早已顿悟成佛、不惧流言、一心精进;还是沉浮商海、变千年古寺为千年老店、享受个人权欲?至今,没人能说得清。

1996年,国内绝大多数人尚不知互联网为何物,释永信于国外首度“触”网。一回到登封,他即要求手下僧众筹建少林寺主页。6年以后,少林寺官方网站正式上线。2003年,释永信还在寺内藏经阁独家承办“中国互联网新闻宣传高峰论坛”。释永信本人现在俨然一个E时代的达人:笔记本电脑、手机、数码相机一应俱全,能熟练在网上冲浪。他的老友透露:“方丈的短信发得很好。”

德印面对外界普遍质疑少林寺的高度数字化感到惊讶。“这是中国佛教的传统啊!古代佛门大师便擅长运用最现代的传播载体。纸张发明后,佛家最先采用纸本抄经;印刷术发明后,佛家最先出品版刻文存。当下我们运用互联网、多媒体,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?”

如今,少林寺更进入电子商务领域。2008年,少林寺旗下全资子公司少林欢喜地(登封)有限公司在淘宝网上开了第一家网店。出售商品包括少林寺禅果、月饼、禅修服饰、习武器具以及少林创意文具等。最贵的商品,是标价9999元的《少林武功医宗秘笈》,这是近年来少林寺礼赠贵宾的礼品。截至2010年1月3日下午的数据,这个淘宝网店的卖家累积信用达933,好评率97.8%。而在少林寺院内,“少林欢喜地”还开有实体直营店。

亲近释永信的人说,萦绕在方丈心中的烦恼,从来就不是“该不该商业化”、“该不该做公司”,而是“如何平衡商业与信仰,影响力与神秘感”。

除了精耕细作少林产业,释永信还进行“收购兼并重组”。三门峡空相寺、南阳维摩禅寺、龙门山宝应寺、洛阳天庆寺、登封永泰寺、禹州开元寺等,都成为少林下院。总公司与分公司的关系得到确立。

2008年,昆明土主寺、法定寺、妙湛寺、观音寺4所寺庙与少林寺签署协议,“托管20年”,由少林寺向它们输入人才、管理经验,类似当下流行的“酒店管理公司”。此举也开创了佛教寺院“加盟制管理”的先河。有香港媒体评价:“这是在用肯德基、麦当劳的扩张模式发展寺院。”

释永信现在又提出了一个新概念:“心灵产品消费。”这几年,“少林问禅”、“少林斋菜”、“少林体验”等产品相继问世。少林寺素饼销售火爆,已进入一、二线城市的超市卖场。培训专家、哈佛博士余世维将此解读为“少林蓝海战略典型”。

少林寺的商业路径清晰而又明确。释永信身为“CEO”、“操盘手”,在创造了一系列“佛门奇谈”和“企业管理范本”后,终于迎来了实力强劲的对手:在香港沉浮80载的大型上市公司。

德印说,国人对宗教、对佛禅怀有神秘,“少林某种程度上打破了这种神秘。”事实上,港中旅的到来,少林又拿出了这份“神秘”试图抵御,以期平衡。德印如此解释少林坚称不上市的原因:公司上市无非追名和逐利,“少林寺不缺名,至于利,和尚、寺院要钱干啥?”

德印的解释显然有些无力,少林寺固然不缺名,但是若不为利,少林寺何必走商业化道路?

释永信自己的表述,也许能看出其在“商业与信仰”之间的艰难平衡:我们即使营销少林文化,也是将文化作为人类资产打理,而不是作为产品买断。“不要说我具有商业智慧,这是使命感。”

但商业化自有其发展逻辑,当少林寺自身的商业化路径遇到庙门外更庞大的商业化潮流时,释永信如何保证自己不被裹挟而去,恐怕已不是凉水洗脸所能够解决的了。

新版恩仇录引而未发

继释永信“法会祈愿”、“网络辟谣”、“缺席会议”亮剑之后,登封市长郑福林开始出牌。作为父母官,郑深知,网络疯传的“少林寺上市门”所引起的舆论地震具有何等强大的威力。

他表态:“必须强调少林寺是文物单位,不在合资范围。登封与港中旅合作的原则之一,就是确保包括少林寺、中岳庙、嵩阳书院在内的宗教、文物单位的利益不受损、不减少。任何宗教、文物资产均不会纳入合资公司的经营范围。因此,所谓的少林寺‘被上市’纯属误传。”

他还高调回应了释永信“少林寺应当免除门票”的提议:“完全支持和赞成取消少林寺门票。如果少林寺门票取消,登封市政府将承担少林寺的维修责任。实际上,少林寺的许多殿堂都是政府出资恢复的,房产权都是政府的。”

郑福林最近的日子并不好过。他不能完全无视少林寺的抗议,不能敷衍强大的网络民意,更不能伤了已和自己“同穿一条裤子”的港中旅的心。在对少林寺做了一系列“绝对不会”的承诺过后,郑福林话锋一转:

“对文化、旅游资源,我们会适度开发、合理利用。同港中旅合作,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请世界知名企业同我们共同开发、利用和保护。”“随着合资公司的壮大,登封各界利益还会得到相应提升。”

2009年的最后一天,仍然在郑州,始终未能同时出现、面对公众的三方——登封市政府、港中旅和少林寺,戏剧般地集体会见记者。释永信也出人意料地坐上了官方主办的发布会的主席台。

比武正式开始。

不过,在这场简短的、仪式性的会见中,释永信发言时间最短、说话最少。他一改先前的愤怒,温和地说:

“登封市有着悠久的历史,港中旅作为国有控股大型旅游企业,与登封市政府合作,我们相信,必将造福一方百姓,我们对此表示欢迎。”“在这次港中旅与登封市的合作中,少林寺的合法权益已经得到保障。”“欢迎”一说是首次提及,这被外界解读为“提前缴枪”。

真正表现出强势的,当属新成立的港中旅嵩山少林公司董事长薄宝华。他的话语直白:“公司将迅速扩大市场规模,达到年游客增长率20%以上”,“开展禅武演艺、文化地产、文化产业主题公园建设”,“开展快捷酒店群、星级酒店等旅游基础设施建设。”

“未来合资公司不排除上市!”薄宝华用一句坚定的话语证实社会各界的疑问。他将声调提高了好几度,意气风发。释永信则始终面无表情,连客套的笑容都难觅踪迹。

就“上市门”引发的嵩山论剑,似乎已戛然而止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6